疫情中“逆行”的货车司机:一夜开了一千公里,返回即被隔离

记者 | 杨霞 唐俊

编辑 | 殷宴

1

1月30日,武汉封城第七天,湖北各地实行交通管制,肺炎疫情数字仍在不断滚动。顺丰、京东物流、德邦快递、中国邮政、百世快递、中通快递……几乎所有头部快递物流企业均第一时间响应湖北疫情,开通驰援武汉的特别通道,全力保障疫情防控相关物资运输。

数以百万计的口罩、防护服、消毒液等医疗物资,以及各类生活日用必需品,搭乘专车和专机从全国各地奔向武汉、湖北省。物流,为这场防疫物资供给保卫战打通了“生命线”。

以下是界面新闻采访的三个物流人的故事。

奔波两天一夜,他们只吃了一碗面条

1月27日凌晨,一辆9.6米厢式货车穿过空荡荡的城区,驶进了湖北赤壁市同济蒲纺医院。这辆车上装载着N95型医用口罩、防护服和护目镜等170多箱物资。

同济蒲纺医院的医护人员等待这批物资已经两天了。疫情防控小组长、药品耗材保供负责人方典韦从大年初一(1月25日)开始四处奔走,好不容易从上海、西安、青岛、天津等12座城市筹措到所需物资,但联系了数家物流公司,答复都是优先发到武汉,几乎没有人愿意配送到赤壁,即使同意配送,费用也很高,从广州运一批物资需要一万多元。

就在此时,西安和天津的中通快递主动找到他们,提出免费承运。

天津中通对运输车辆进行消毒。图片来源于受访者

何建文和朱坤是中通快递陕西省管理中心的货车驾驶员。1月25日晚,车队队长在300多人的司机群里发出通知,紧急募集两名司机志愿运送救援物资到赤壁市,100多人当即响应,其中就包括何建文和朱坤。他俩都是退伍军人,平时是车队里的骨干,最终被选中承担这次任务。

“本来我们都在家休假,但我俩都是退伍军人,当兵的时候都说‘人民子弟兵向前冲’,这次我们就想着为疫区人民多做些事情。”何建文说。

出发前,他们不约而同地告诉家里人,自己只是去单位加班。

1月26日一早,何建文和朱坤分别从各自家中赶到仓库,将170多箱物资一箱箱扛上车。中午十一点,他们开车上路了。

从陕西西安到湖北赤壁全程近千公里,平时要开十几个小时。何建文和朱坤随身只带了一壶热水,途中的高速服务区也由于交通管制全部停止营业,他俩饿了就喝口水顶一顶。马不停蹄开了九个多小时,晚上十点多,车开到了赤壁市外。

然而,由于湖北是疫情重灾区,高速路口已全面封路,赤壁南收费站的进站口摆着一排石墩子,车过不去。两人掉头又开到赤壁西收费站,再次被工作人员拦下。这时,他们距离医院仅20多公里。

两人坐在车里打了两小时电话,从市长热线打到114,最终找到疫情指挥中心的领导,用短信把物资和车辆的图片发给对方。不久,指挥中心回电,允许他们进入赤壁城区。

经过消毒和三道关卡,1月27日凌晨,他们终于开进了同济蒲纺医院。护士长给他们煮了一锅面条,两人匆匆吃了几口,便又上路返回。几小时后,另一批来自天津的救援物资也赶到了。

何建文和朱坤在医院的羽毛球馆吃了碗面。图片来源于受访者

何建文和朱坤27日下午回到西安,直接被120带到专门的隔离大楼,同车的搭档又成了同屋室友。“吃的挺好,有暖气有水果,就当加班住宿舍吧。” 朱坤说。

两人给界面新闻记者发来一张照片,镜头里他们戴着口罩,对镜头比了个v。

在车内等待被隔离的何建文和朱坤。图片来源于受访者“我被隔离了,我的三个孩子怎么办?”

1月29日是大年初五,民间习俗讲究开门开窗,迎接财神。但山东货车司机李星却被关在一间到处漏风的活动板房里,没有任何取暖设备,只能把被子裹在身上。他刚从湖北孝感运送物资回来,正在接受隔离。

李星被隔离的板房和他的货车。图片来源于受访者

李星今年39岁,家里有父母、妻子和三个孩子,一家老小都靠他开货车维生。26日,他正在浙江跑活,发现运满满平台上有一批发往武汉的消毒水,尽管运费并不比其他地区高,他还是接了单。“这些天往武汉的订单很多,但没什么人肯接。我捐不起钱,就想着给武汉出点力。”他说。

与何建文和朱坤一样,李星拉上货就连夜出发,沿途几乎看不到去湖北的车。

27日上午,他将货车停在孝感东高速公路收费站卸货,来自孝感的义工到收费站口接送物资回城,未进入孝感市区。但在回家的路上,他接到村支书的电话,对方坚持要他“为了大家的健康”不要回村。

于是,他在离家还有五公里的地方掉头,把自己关进了临时板房。

除了寒冷和无聊,李星最担心的是一家老小的生计。他自购了一辆4.2米长的货车运货,每个月要还3000多元的车贷,另外还有10万元的银行贷款。半个月没法工作,他不知道这个月的贷款要如何解决。

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第二版)》,新冠肺炎的潜伏期最长约为14天,存在人传人情况,要求“与病人有接触,但没有采取有效防护或者有暴露可能的人群”进行14天的医学观察。部分地方政府机构则提出更严格的要求,从疫区返回者一律隔离14天。

据界面新闻与多家物流企业求证,目前前往疫区的车辆人员普遍面临这一问题。“本来春节期间到岗的员工就不多,现在战士们越来越少。”一家电商企业高管表示。

德邦物流武汉分公司的班车组经理周勤也表示,“我们有很多车,现在就是找不到司机。”周勤告诉界面新闻,武汉当地的德邦车队原有三百多人,但正值春节放假期间,大多都回家了。公司已召集员工回武汉支援,但有些人老家封村封路,或是已被隔离,无法返回;还有人表示“我是家里独子”,来不了。

周勤对这种情况表示理解。他本已离开一线多年,现在也亲自上阵运送物资。大年初一早上,他一个人开车把10万只口罩从仙桃运回武汉,加上装卸货的时间,一共花了八个小时,之后又回公司安排调度,直到夜里11点多才下班。

周勤在装车。图片来源于受访者“如果我回不来了,照顾好我的妻儿老小。”

1月27日,武汉人梁国华只睡了四个小时。这是他最忙碌的一个春节。

从大年初二开始,梁国华已经用自家汽车运送了十多吨的货物,27日下午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他刚运送一批矿泉水和方便面去百步亭。

“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梁国华说。

梁国华原先是货运司机,春节假期本来准备在家休息,通过朋友得知武汉市内物资紧张后,便决定加入志愿者车队,用自家的两辆车协助运转医疗物资及生活用品。

在街头,他看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武汉:商户大门紧闭,路上空无一人,偶尔遇见疾驶而过的车辆,几乎都是运送物资的。

梁国华加了好几个志愿者群,所有人都是自发参与,油费自理,没有任何报酬,有车主开着价值好几百万的车拉货,还有人专门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持续到晚上两三点。每天都有大量志愿者加群,已开始形成固定轮班。

他看到这个城市温暖的一面:“现在武汉市民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资源出资源。”

梁国华的通行证(受访者提供)

武汉现代物流研究院与武汉物流协会已联合组织起武汉本地防疫志愿车队。发起人之一余家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武汉防控疫情过程中,他们发现一个痛点,即大量民间捐赠的物资没有车辆运输,到不了需要的地方。

从25日起,他们利用自身的运力资源,志愿服务于要进入武汉但找不到运输车辆的爱心团体;很快,他们的运力资源也不够用了,又发布公告召集社会力量。

受访者提供

这一号召得到了壹米滴答、梦圆冷链、东丰物流等市内大型物流企业及广大热心货车车主响应。目前,武汉本地防疫志愿货车车队和志愿私家车车队的对接群人数分别超过300人,招募的4米2以上车型的大货车超过150辆,其中有一半来自湖北省外。

车队主要服务于武汉市红十字会、武汉雷火神山临时医院项目、湖北省人民医院、武汉协和医院、同济医院等单位的物资保障工作。随着大型物流公司运力被政府征用,志愿车队将重点对接民间捐助团体。

截至1月27日中午,车队已经成功完成保障运输任务一百余次,合计承运口罩120余万只、防护服200余箱、保障食品饮料2000余箱、水暖建材100立方。

志愿车队招募的每一位司机都需要进行实名登记,除了基本信息外,还有一栏备注。许多司机写下“支援武汉24小时,随时待命!” 余家祥印象最深的是一位陕西的货车司机师傅,他在备注中写道:“如果我回不来了,照顾好我的妻儿老小。”

“都是有情有义的汉子。”余家祥说。

车队志愿者运输一批捐赠饮料(图片来源于武汉现代物流研究院与武汉物流协会)

1月28日晚间,湖北省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疫情防控进展,针对捐赠物资流转困难的问题,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表示,将尽快在武汉边上启动转运点,以提升效率。

据界面新闻向多家物流企业求证,自29日起,进入武汉及湖北部分疫情地区,需在官方指定的安全区域采取闸口交接,重灾区内物资运力主要由红十字会和交警部门统筹,非闸口交接则需接受消毒和检查隔离。部分众包运力平台已在招募司机的页面加入防护提示和风险预警。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